平凉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永仙之门 第四十四章:大盗劫色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8:51 编辑:笔名

永仙之门 第四十四章:大盗劫色

什么情况?劫色?

周星星和秃毛鸡瞪大眼珠都不会转动了,周星星艰难的咽下口水道:“这活儿太高级了,我和祖明就不陪你了。”

“我去给你把个风!”秃毛鸡道。

苏桐一巴掌拍在秃毛鸡脑袋上道:“你太显眼了,我可不想劫色不成反被追杀。”

摸着被拍得生疼的脑袋,秃毛鸡和周星星悄然退走了,苏桐小心地往小阁楼前进,全身气息内敛,心如枯井无波。

阁楼浴室中,一桶兰汤热气腾腾,妙月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身后两位侍女转身关好门窗,守在门外。

妙月轻除罗衫,露出洁白的娇躯,缓缓进入兰汤中,这一桶兰汤,加入了数种药材,不但芬香扑鼻,还是缓解疲劳,倒挂在窗边的苏桐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好一副美人沐浴图。

兰汤中的妙月闭目享受,苍莽山脉一行确实令她身心疲惫,与石慕青一战的伤,至今才恢复。

一双手轻轻捏在她的酥肩上,轻缓有力,妙月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说道:“我不是叫你们在外面在吗?”

“他们是在外面!”

妙月魂飞魄散,这是男人的声音,想挣脱那按在酥肩的手,可惜已然太迟了,一股无形的苍凉气劲透体而入锁住了她一身修为,妙月花容失色瘫软在浴桶中,与寻常女子无异。

“你究竟是谁?你可知道我可是圣天教圣女?”妙月声音颤抖,努力想将声音提高,引起阁楼外的警戒注意

永仙之门  第四十四章:大盗劫色

“捉的就是圣天教圣女。”苏桐的双手已经没有离开妙月的酥肩,“你不要试图呼喊,在来援赶来之前,我绝对可以将你的脑袋宁下来。”

妙月心中悲愤,道:“你究竟想要什么?别乱来,你知道后果的。”

苏桐是将侍女弄晕后潜入进来的,为了保险起见,苏桐祭出了阵旗,隔绝了外界的感应。

“你觉得你有什么筹码才能换你完好无损。”苏桐玩味地道。

妙月感觉到那双手开始不老实了,朝那高耸之地下滑,妙月大喊道:“我旁边都有空间袋,里面有神玉10万,绝世宝药数株。”

“这些还不足以打动我,你在我手上,那些东西根本跑不了?”数次差点命丧在圣天教手中,苏桐断然不可能轻易放过妙月。

苏桐在她高耸之地轻轻一捏,一片滑腻,妙月骇然,往日神采飞逸的眸子满是惶恐,声音颤抖着说:“你究竟要什么,你说,都给你。”

苏桐沙哑着声音道:“圣天教的无上传承。”

“这不可能!每一个圣天教门徒的神识中都有禁制,一旦敢透露将形神俱灭。”妙月边说边挣扎,想摆脱那双大手。

“是吗?既然无法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就不要怪我无情了。”苏桐说道,双手有了动作。

粉红的蓓蕾首次被外人所触碰,妙月如遭电击,心如死灰,嘴唇咬出牙印,血丝在渗出,妙月咬牙切齿地道:“无耻之徒,我就算是魂飞魄散都不会放过你的!”

“如果你觉得圣天教的无上传承比你的性命重要,那我很遗憾。”苏桐的大手继续在作怪,妙月面色绯红,一股难以压抑的羞愤涌上心头,妙月急怒攻心,一声绝望的尖叫后竟然晕过去。

苏桐摸摸鼻子,指尖还传来一阵幽香,看着这晕倒的妙人儿,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说实在的,苏桐虽然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但也真做不出那些下作之事,先前只是迫使妙月就范说出圣天教的无上传承。

此等情况之下,妙月仍然不肯说出了,怕真是给种下某种禁制,防止秘术外泄,围着妙月转了一圈,转身将妙月的空间袋搜寻出来揣在怀里,然后扯来一件浴袍。

苏桐将妙月从浴桶中捞了出来,洁白无瑕的完美身躯,一览无余,苏桐一阵失神,差点把持不住,连忙口诵经文,稳定心神,将浴袍为妙月裹上,然后一把将这妙人儿扛在肩膀上。

如果就这样放过妙月走,苏桐实在不甘心,要将妙月劫回去慢慢审问,总能问出一些东西的。

浴袍裹着的妙月,就剩下脑袋和一双玉足露在外面,苏桐将阵旗收了,出了阁楼,延着原路返回,就快要到洞口的时候,后方警报大响,想必被打晕侍女被发现了。

苏桐加快步伐,来到洞口中,周星星和秃毛鸡还守着,等着苏桐回来,看着苏桐背上的妙月,周星星和秃毛鸡的神色愕然,他们都以为苏桐只是说着玩玩而已,没想到既然扛回了一个美人儿。

周星星崇拜地道:“大哥威武,芳名远播的圣天教圣女竟然真被你劫色了,你这大哥我认定了,我辈楷模啊。”

秃毛鸡屡屡羽毛道:“斯文败类啊!”

苏桐扛着这美人儿实在难受,道:“少废话,赶紧走,后面有高手追来了。”一股强大的气机笼罩着整个紫云阁。

出了洞口,三人发足狂奔,紫云阁高手尽出,一会儿工夫,就发现这边异常,有高手追踪而来,分开逃走才是最优选择,苏桐道:“目标太大,我和你们分开走。”

周星星和秃毛鸡也不废话道:“好,那到时在约定地点回合。”

苏桐延着小巷走,准备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事与愿违,一股强大的杀机锁定了苏桐。

“小贼,哪里走!”金星婆婆一道拳影遥空击杀,冰冷的杀机刺透了这黑夜,顾不上隐藏身形,苏桐石碑之法运转,也是隔空一击,拳影相交,苏桐借力消失在夜色中。

金星婆婆紧追不舍,手中摄魂铃发出幽光,锁定夜色中的苏桐,铃音聚成一线,一股宏大的铃声在苏桐耳边响起。

铃声刺透了苏桐的神魂,头疼欲裂,苏桐差点一头栽倒,七彩源种悬浮于头顶,垂下丝丝七彩霞光,镇压神魂。

铃音攻击一波接一波,被七彩源种阻挡了大半,但苏桐已经头晕脑胀,分不清方向,金星婆婆喊道:“源种?竟然是源天师,竟然做这等无耻之事,不怕给师门抹黑吗?”

“老妖婆,你要是再追过来,我可是要辣手摧花了!”苏桐的大手捏在妙月粉嫩的鹅颈上。

“你敢!我圣天教定将你挫骨扬灰!”金星婆婆还是投鼠忌器,停了下来,眼神冰冷狠毒。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要是动作闹大一点,明天圣天教圣女被劫色一事可就传遍四方,大涨圣天教的威名了。”苏桐一边运转石碑之法,一边口诵经文,紧守神魂清明。

金星婆婆道:“人放下,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不太过分的,我放你走,你最好祈祷下次不要落在我圣天教手中。”

苏桐道:“圣天教果然好气度,我还是觉得将人留在手中比较保险。”

金星婆婆幽幽的道:“小贼,圣女没了,圣天教还可以在立一个,你要是没了,就烟消云散了。”

苏桐暗骂这老妖婆果然不好对付,趁金星婆婆不想将事情闹大,还是赶紧脱身为妙,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苏桐道:“我要圣天教的无上传承。”

金星婆婆道:“小子,你知道天高地厚吗,纵使圣天教覆灭你也休想得到一丝半点。”

苏桐道:“那就没什么好谈了。”粉嫩的鹅颈,被苏桐捏得留下深深的抓痕,妙月面色苍白。

“小子住手!”,金星婆婆面色狰狞,纠结了一番后道:“我早年游历时得到一桩秘功,就送以你。”一页银色的纸张飘到苏桐的面前,苏桐谨慎地看看了,秋月剑在银色纸张出现后,轻轻震动,好像要与之共鸣一样,苏桐不懂声色地将银色纸张收起来。

“秘笈给你了,人放下快走,最好不要企图耍什么花样。”金星婆婆警告苏桐道。

苏桐道:“这还不够,将你手中的铜铃给我。”苏桐对这铜铃忌惮的很,现在的脑袋都是晕晕沉沉的。

北京治疗龟头炎费用
北京治疗龟头炎医院
北京治疗男科方法
北京治疗男科费用
北京治疗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