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VoLTE 登顶仍须过三关

发布时间:2019-10-08 19:37:45 编辑:笔名

巴西世界杯激战正酣,对于每一个世界级球星的最大意义在于,要想成为举世公认的一代球王,作为核心球员就必须带领自己国家的球队捧起大力神杯。

而同样的激战在移动世界里也在上演。面对OTT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要想成为行业真正的王者,仅靠体量大、用户多远远不够,还必须在抗击OTT的转型中取得标志性战役的胜利。

对于中国的移动运营商来说,这个标志性战役就是VoLTE。中国移动已经连续两年在GTI亚洲大会发布白皮书,将其视为一个战略级技术攻关,因此,VoLTE不仅肩负着融合通信的关键任务,更是承载着4G未来完全替代2G乃至3G的梦想,可谓是真正的“天王山”战役。

如能顺利攻下VoLTE,中国的移动通信运营商不但可在创新进程上与AT&T、Verizon、NTTDoCoMo这样的全球运营商巨头并驾齐驱,而且也可以将中国运营商的创新浓墨重彩地写进世界通信史册。

但是从眼下情况看,想顺利拿下VoLTE这座“天王山”,至少还得过三关。

第一道关:

TD-LTE能否全覆盖

VoLTE只有在LTE信号覆盖的情况下才能实施,这也是为什么诸多北美运营商对VoLTE非常热衷但却迟迟没有正式商用的原因之一。特别是对于中国移动而言,定下4G业务发牌后一年内实现VoLTE全国商用的目标,无疑为自己施加了巨大压力。因为这不仅考验着中国移动对VoLTE技术测试的推进速度,同时还给4G网络的建设速度带来考验。

今年,中国移动在网络建设方面定下了宏大的计划——在今年建设超过50万个TD-LTE基站,覆盖340多个城市。这基本上覆盖了以上城市的室外大部分区域,但是在复杂地形环境和室内来说,这个问题就比较难了。再加上一些还没来得及覆盖TD-LTE网络的区域,所以对于VoLTE,还是需要一些补丁方案。

爱立信东北亚区LTE产品专家堵久辉向记者表示,对于VoLTE,在LTE覆盖不到的区域需要进行回落,这个回落不同于CSFB,而是需要SRVCC功能来保障VoLTE应用层的连续性以及无线接入网间切换的连续性(SRVCC在控制面时延为250ms,对用户感知无影响),同时业务从IMS域回落到CS域的核心网。因此,即使在该通话过程中用户再次回到LTE覆盖区域也无法回到VoLTE,只能等通话结束后进行网络重选,否则用户将无法返回到LTE网络。

这里的网络重选也有多种方案,包括:终端自主网络选择(高通主推,苹果等高端机已应用,时延在1s内,对用户感知无影响);桥接方案(因为在一期部署时很多省份没有购买G网下配置LTE网邻区,因此只能通过TDS网桥接,时延在10s甚至更长,用户体验差,二期部分省份已经开始购买邻区配置功能);FastReturn,即GSM网通话结束后网络会触发一个重定向功能,指向LTE进行返回,时延在1s之内,但需要进行核心网改造。

第二道关:

VoLTE按流量计费

还是按分钟计费

VoLTE还将带来计费的新问题:按流量计费还是按分钟计费?

从情理上说,既然VoLTE完全用的是流量,再按照分钟来计费似乎就不合适了,应该完全按照流量来计费才对。

从本质上讲,VoLTE计费是运营商策略。堵久辉说,对于用户来讲与普通语音呼叫无区别,运营商通过VoLTE来提供更高QoS质量的高清话音用户体验,更多的是通过更好的服务来吸引用户而非直接对该业务进行高收费而带来收入增长。

但是这就带来一个新的风险,如果VoLTE带来的新增流量开销(对运营商而言是收入)无法比拟原本话音通话带来的那部分收入,那就会带来运营商收入的断崖式下跌,这种风险是任何运营商都无法承受的。

记者通过采访发现,目前,更多商用VoLTE的运营商采取的是更加现实的策略,就是VoLTE技术上走的是流量,但是计费仍然按照此前的老方法走,如果此前是高额包月套餐内的本地或国内话音免费,则继续免费;如果此前话音是按照分钟计费的,则继续按照分钟计费,只不过这部分按分钟计费的VoLTE消耗的流量从流量计费里扣除。

长期来讲,大部分运营商可能会采用对话音和VoLTE进行高额包月套餐下的无限制策略,也就是对本网或者本国内电话不再额外收费。这应该是大趋势,而且韩国已经往这个方向走了。

就在本月,美国AT&T将商用VoLTE,我们可以先看看美国运营商在这方面的策略如何。

第三道关:

以VoLTE为核心的RCS

能否干得过OTT

如运营商顺利地商用了VoLTE,那么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就是:以VoLTE为核心的RCS能否干得过OTT。

年初巴塞罗那MWC期间举行的GTI峰会上,中国移动发布了融合通信白皮书;在6月份上海MAE上,又发布了融合通信白皮书2.0版。按照移动的设想,产业链需从native层面(即终端芯片层面)支持RCS,也就是在相应的定制终端上,开机就可实现三“新”(新信息、新通话、新联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RCS就是一个电信级的OTT,而且确实比OTT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截至2013年年底已经有33家运营商发布了RCS商用计划,另有69家运营商加入Joyn联盟。另外,主流移动网络设备提供商、终端厂商等都纷纷加入。可见,这个阵营已经越来越庞大,眼看着移动运营商的RCS就要将OTT合围。

现在的问题是,不少运营商在发布自己的RCS时,又多多少少加入了一些自己的定制成分,从而使得未来全球范围内的RCS互联互通多了少许变数。

不过,我们还是能从目前主流厂家的积极态度上看到更多积极的希望。比如,截至2014年6月,华为已经获得13个RCS商用合同,覆盖全球30个国家地区。华为表示已经有RCS互联互通方案,并且日前支持中国移动在MAE大会上成功完成与新加坡StarHub的RCS国际互通演示。

尽管RCS的进程还有待继续努力,但VoLTE已经打响了抗击OTT的第一枪。万事只要开了头就好。

阜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绵阳治疗性病方法
新余治疗睾丸炎费用
阜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绵阳治疗性病费用